叶剑英纪念网 > 历史研究

刘田夫、杨应彬:叶剑英同志主持华南分局工作的巨大功绩

2021.02.12 来源:南方日报 编辑:本网

叶剑英同志从青年时代起就献身于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,鞠躬尽瘁,奋斗终生,是我们党和国家功勋卓著的领导人和无产阶级革命家、政治家、军事家。剑英同志对我们党的建设、军队建设和国家建设,贡献极大。尤其是在大革命失败后,他率部参加和直接指挥广州起义,力挽狂澜;在张国養和林彪、“四人帮”分裂党、破坏党,使党处于存亡续绝的紧急关头,他更是挺身而出,与其他同志一起,挽救我们的党和军队,建立了不可磨灭的特殊功勋。

对于我们这些在剑英同志直接领导下工作过的干部和广东人民来说,永远不能忘怀的是在建国初期,剑英同志主持华南分局工作的那一段时期。由剑英同志统率的南下大军在当地游击队的配合下,于1949年10月解放了广州,1950年5月解放了海南岛,肃清残敌,解放了广东全省。当时,百废待举,人民生活仍然极度困难。以叶剑英同志为第一书记的华南分局,统观全局,正确运筹,作出各项决策。他形象地比喻当时的工作是“打开棋盘,摆好棋子”。由于做了大量的艰巨的工作,迅速稳定了局势,建立了基层政权,恢复了生产,发展了经济,初步改善了人民生活,为以后的社会主义改造创造了较好的条件。这些工作主要是:

第一,顺利进行了接管,开始经济恢复工作。当时我们接管的,是经过国民党政府多年摧残破坏后留下来的烂摊子。首先是经济严重破坏,通货恶性膨胀,物价飞腾,工人失业,大中小城市都面临着恢复生产、改善居民生活的紧迫任务。华南分局贯彻中央的方针政策,对国民党官僚资本实行没收、接管,并立即加以整顿,恢复生产;对私营民族工业企业则采取了保护的方针。华南分局根据中央关于“公私兼顾、劳资两利、城乡互助、内外交流”的政策,有秩序地开展了各项工作。为了鼓励生产和掌握商品,后来又对私营工业企业实行了加工定货、统购包销的做法。并从资金、原材料等方面,加以扶持。现在我们仍然印象很深的,像取缔“剃刀门楣”,整顿金融等,行动果断,组织严密,迅速见效,沉重打击了外币的横流,提高了人民币的地位。这样,整个广东大中小城市生产才得以迅速恢复,人民初步安居乐业,市场逐渐繁荣兴旺起来。

第二,深入剿匪反霸,进行土地改革。解放初期,农村匪盗横行,鱼肉人民,加上国民党残余军队,化整为零,与当地恶霸反动豪绅结合起来,为非作歹,压榨和迫害群众,并抗拒人民政府政令的实施。匪患严重的地区,农村竟成了盗匪的天下。若不迅速消灭匪霸,基层人民政权就不可能建立,政府政令就不可能实施,人民就不可能真正安居乐业,农村生产也不可能恢复。剑英同志为此昼夜辛劳,作出部署,并亲临一些重点地区视察,指导清匪反霸,使匪患得以迅速平定。

在匪霸已经清除的基础上,华南分局在中央的关怀下,经过试点,在广东全省广泛开展伟大的土地改革运动。经过3年的努力,彻底消灭了地主阶级和封建制度,实现了耕者有其田。这样,广大农民得到了政治上、经济上的彻底解放,农村政权才从根本上得到了巩固。

第三,城市和渔区、盐区实行民主改革,进一步促进了生产的恢复和发展。当时盘踞在城市和渔区、盐区的封建把头、渔霸、盐霸,严重地障碍着生产的恢复和经济的流通。为了最后扫除封建残余,广东省广泛深入地开展了城市民主改革和渔区、盐区的民主改革,调动了群众的生产积极性。

第四,重视墟镇工作,强调发展城乡经济交流。叶剑英同志当时就十分重视城市、特别是介于城乡之间的墟镇的作用,非常强调打通大中小城镇之间和城乡之间的经济联系,搞活水陆交通和商品流通,而又把抓紧墟镇工作作为打通城乡关系、实现城市对乡村领导的关键。他指出,“墟镇一方面紧贴农村,掌握农村,另一方面又联结着城市。在城市系统看来,它是城市的基层组织。在农村方面看来,它是周围农村的上层建筑。在城乡关系看来,它是联结城乡的纽带。”因此,必须把城市、墟镇的联系打通,经济搞活。他曾经生动地提出要开展“一筒竹运动”。即每个流域,每条公路交通线,都要打通一切关节,使货畅其流,不准以行政区划互相封锁。剑英同志说:“比如梧州到广州这条西江,好比一条竹,要打通其中的一切竹节,成为畅通无阻的一筒竹。这样,就能做到生意兴隆通四海,财源茂盛达三江了。”剑英同志的这一观点,当时曾受到刘少奇同志的称赞。这个政策措施直至今天还有极现实的指导意义。

第五,叶剑英同志在华南工作期间及其以后,都十分重视统一战线工作。他曾亲自兼任华南分局统战部长,同各民主党派人士、港澳同胞、海外侨胞有着广泛的联系,亲自做了很多工作。这对于团结各界人士支持抗美援朝、土改、镇反三大运动,对于动员海外同胞热爱自己的祖国——新中国,起了很大的作用。因此在抗美援朝中,在帝国主义对我实行封锁的情况下,港澳同胞为提供战争急需的物资,做出了贡献。

第六,叶剑英同志对开发海南、湛江和广西一些地区热带、亚热带作物资源,特别是种植橡胶,为国家解决战略物资问题,极为关心。他调集林业师,开辟和建设广大的农垦基地,自任第一任华南农业垦殖总局局长。叶剑英同志常说:“汽油是飞机、汽车的血液,橡胶是飞机、汽车的脚。没有橡胶,飞机就不能起飞和着陆,汽车就不能跑路,打起仗来,就寸步难行,经济也难以发展。”今天,华南农垦事业,热带和亚热带作物,特别是橡胶,无论是在经济和技术方面,都取得了很大的成绩,在国际上享有盛誉。但在创业初期,第一个领导组织,哗路蓝缕,以启山林者,是剑英同志。在华南广大农垦战士的心中,是永远忘不了自己的第一任总局长——剑英同志的。

剑英同志还用他军事战略家的眼光来考虑经济战略。当时,他非常重视全省经济的布局,常说广东要立足城市,依托农村,背靠山区,面向海洋。广东有漫长的海岸线,海域广阔,又毗邻港澳。剑英同志非常重视海洋工作,为此他组建了海岛管理局。这不仅为巩固海防的需要,也是为了发展海洋生产的需要。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实行开放政策的情况下,如何做好海外以及沿海的工作就更有现实意义了。

第七,叶剑英同志十分关心人材的培养。1949年10月广州解放后,就开始筹备开办南方大学,1950年初开始招生。他亲任南方大学校长。经过培训的这些学生,多数参加了土改,入了党,成为党政基层的骨干。这对于当时土地改革,民主改革,建立基层政权,恢复发展生产,和以后的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,都起了积极的作用。

以上所举都是最重大而又是我们印象最深的。从这些事实看,在中央领导下,广东接管工作比较顺利,稳定局势和恢复生产比较快,土地改革和民主改革比较稳妥扎实,为以后的农业合作化和整个社会主义改造创造了较好的条件。所有这些成绩的取得,是同叶剑英同志为第一书记的华南分局的正确领导分不开的,是正确执行党中央接管和建设新区的方针政策的胜利成果。

叶剑英同志离开华南分局的领导岗位以后,不论在中南局或中央工作,对广东人民的事业,一直极为关心。对于广东干部的成长,对于广东能源交通的建设,直到对深圳、珠海、汕头经济特区的建设,他都十分关怀。还在特区草创时期,他虽然已届八十多岁高龄,还亲临深圳、珠海视察,指导工作。这种高风亮节实在感人至深,并教育和激励着广大干部和群众。

叶剑英同志同我们永别了!他为我们留下宝贵的精神财富和光辉的楷模。他那为了党和人民的事业,生命不息,战斗不止的献身精神;当党的事业处于万分危难时,坚持真理,敢于斗争,力挽狂澜的革命胆略;好学深思,谦虚谨慎,照顾大局,团结同志的高贵品格;对干部既严格要求,又宽厚待人,谆谆善诱,以及平易近人,密切联系群众的优良作风;为了党的事业,选贤任能,爱护与提拔优秀中青年干部的精神;等等,都是我们要永远学习的崇高革命品德。

叶剑英同志永远活在人民心里,万古留芳!

原载1986年10月29日《南方日报》